找回密码
 nanjixiong2018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表帖子

【探秘】黄卫东:“引爆”金属3D打印

[复制链接]

【探秘】从负增长到上亿产值 铂力特飞跃式发展的背后故事

【探秘】从负增长到上亿产值 铂力特飞跃式发展的背后故事


2015年10月19日,在北京“创业创新——汇聚发展新动力”首届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上,西安铂力特作为主会场唯一参展的工业级3D打印企业,受到李克强总理的特别关注。

铂力特的核心是金属增材制造技术,俗称“金属3D打印”,为航空航天、医疗、模具等领域提供区别于传统加工工艺的轻量化、功能化、定制化金属产品。铂力特于2014年迎来“爆发式”高峰,产值已达亿元,较2013年翻了四番,要知道铂力特在2012年的销售收入还不足百万,利润负增长,2013年初,还在靠贷款解决了资金困难。

作为一家2011年才正式成立的企业,铂力特如何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实现飞跃式跨越,成长为中国工业级金属3D打印领域的领军企业?

【探秘】从负增长到上亿产值 铂力特飞跃式发展的背后故事

【探秘】从负增长到上亿产值 铂力特飞跃式发展的背后故事

西安铂力特创始人、董事长黄卫东

这背后不得不提铂力特创始人、董事长黄卫东。

在2014年“爆发”前,黄卫东已“深耕”近20年。他从1995年开始进行金属3D打印研究,1999年担任西北工业大学凝固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研究之初即首先提出金属高性能概念,与“金属3D打印”本质相同。

黄卫东想将研究理论转化为成果,为工业界服务,但大学教师的身份形成束缚。在2007年,他所在的实验室卖出了第一台价值数百万元的金属3D打印设备,事后发现不便之处,因黄卫东及同事都要上课,很难及时为设备提供售后服务,而“卖了产品就要服务好呀!”

黄卫东有了开设公司的进一步想法,但囿于当时体制,未取得实质突破。直到2011年,西北工业大学校领导调整,主管学校产业的领导希望用“很大热情”推动学校科技成果的产业化,并通过规范的公司运营来实现。恰巧,当时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也提出和黄卫东合作,但希望他成立一家公司来对接。

一拍即合,铂力特在2011年7月成立。在为铂力特引入占股近半的社会资本时,黄卫东经过了细致挑选,入股者都是至交。两名小股东,一个是他的中学同学,另一个是中学学弟,“在大学时我给了他很多帮助”。大股东是他的大学同学,曾想以个人名义大规模资助他,但他坚持不要帮助,而是希望对方基于公司前景进行合作,“当时他投资的时候,他所有的朋友都认为这个不能投资,会打水漂。”彼此间的信任最终促成合作,“觉得我很务实。”黄卫东说。

“从一开始就奠定公司股东协调一致,一门心思做好事情。”这是黄卫东的初衷。但金属3D打印的市场前景当时依然“扑朔迷离”,且人才紧缺。黄卫东所能依仗的是自己的学生。薛蕾是其中一位。铂力特成立前,他当时已留校任教成为副教授,黄卫东和铂力特的大股东希望他能辞去一切教职,担任铂力特的总经理。

薛蕾考虑了7天后应允入职。他自称当时纯属自己对金属3D打印市场比较熟悉,“当时没火,就是觉得这个方向能成。但阻力重重,不像现在很多企业都往里面冲。当时连2012年能干啥都不知道,公司能占据多大位置都不知道。”

铂力特在“不知道”中上路。起初只有一两家企业对金属3D打印感兴趣,质疑的声音一直存在于市场中。在铂力特成立4个月后,同为黄卫东学生的赵晓明辞去北京某研究所的工作加入。他此前也收到老师的“召集令”,考虑了2个月后做出“抉择”。在他看来,当时国内的3D金属打印产业规模很小,而铂力特的“前途非常不明朗,相当于是实验室的一个项目”。但他认为金属3D打印技术将可能是革命性技术,“肯定前景很好”。

此时,黄卫东的核心团队成员都是他的学生,共4人。黄卫东评价他们在当时公司的前途很不确定时加入,有很大的勇气。

薛蕾说,铂力特从一个很原始的状态起步“自己搞技术、搞设备、搞材料”,“就觉得这些东西都有用,市场大概知道是哪个方面,但是突破在哪里,什么会变成主营业务,都不知道,还没有形成行业性的或大市场。”

市场拓荒

在比较“模糊”的状态中到了2011年末,铂力特在其年度报告中,提出通过一到两年的时间,找出自己的主营业务。“刚开始什么都干,要生存嘛。”薛蕾说。

铂力特2012年的销售收入不足百万,利润负增长。加上昂贵设备的持续投入,在2013年初,铂力特遭遇了资金困难,想贷款又暂不具备贷款资格。困难期持续了半年,最终通过铂力特大股东以自己的公司担保,从银行贷款得以解决。

这一年对铂力特来说,更重要的是公司定位落定,即“金属3D打印全套解决方案提供商”,具体来说就是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金属增材制造与再制造技术解决方案,包括:定制化产品、设备、原材料、软件及技术服务。用铂力特销售总监贾鑫的话说,就是针对客户的不同需求,提供金属3D打印整个产业链中不同阶段的服务。贾鑫也是黄卫东的学生,2013年加入铂力特前是某外企北方区负责人,当时铂力特市场前景已现,需要更专业的销售人才。

上述定位从形成到最终被大家所接受,有一个过程。黄卫东认为,从生产角度考虑,大家觉得首先是赶紧生产,避免设备闲置,“比较着急。”“我们在实践过程中发现,只有这样才能发展金属3D打印技术,”黄卫东说,金属3D打印领域还很小,产业链条缺了某个环节,客户可能就没法使用设备或技术。他需要花费大量功夫说服工业界,让其与铂力特合作,“理念就是我真心为你服务,不是和你竞争。”他希望通过提供服务,让铂力特与客户形成共生关系,“让客户盈利,我们就盈利了。”

对于铂力特来说,起初最紧缺的不是技术,是市场。黄卫东在给工业界“讲课”时,会讲金属3D打印技术发展的状态,能解决什么问题,对方遇到的情况可以怎么解决,“我们会摆出东西给他们看,告诉他们哪些用品适合我们做。”

这是一个互动过程。引导企业提出问题,再商讨是否可以解决,“它们想用金属3D打印技术,但又不能准确描述要解决的问题,而我们不知道它们需要什么产品,也不能准确找到问题。”黄卫东说。

他发现,在他去过的很多单位,对方很关注金属3D打印,但又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应用,总以为存在一段距离。而在他讲解完后,对方会觉得马上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且能解决的非常好,于是很快派人和铂力特接触。

现在铂力特已和航空航天领域的75家企业进行合作。在铂力特目前的业务板块中,主要包括航空航天、医疗和模具,其中航空航天占据近80%的份额。市场版图也已扩展至欧美等市场。

最大问题是人才

【探秘】从负增长到上亿产值 铂力特飞跃式发展的背后故事

【探秘】从负增长到上亿产值 铂力特飞跃式发展的背后故事


铂力特的销售收入连年增长,在2014年飙升至1亿元,这和市场大环境变化有关。黄卫东说,这得益于美国总统奥巴马对3D打印“吼了一嗓子”。2012年,奥巴马在美国国情咨文演讲上提到“3D打印是逐渐实现将工作机会带回美国这一愿景的最佳切入点”,在2013年同类演讲上,他再次提到3D打印技术,并称将再投资三个制造业中心,以推动这些新技术产业的发展。

美国“风向”助推中国国内3D热潮出现,铂力特依靠自身技术成为受益者。目前铂力特拥有各种激光增材制造与再制造设备近30套,可实现产品尺寸范围1mm~5000mm,可成形材料涵盖钛合金、高温合金、铝合金、不锈钢、模具钢高强钢等40多个牌号。另拥有与金属增材制造技术相关专利23项。其中,铂力特打印出的国家C919大型商用飞机钛合金结构件是目前世界上已知的最大的一次整体激光成形构件。其自主研发的金属3D打印专用的钛合金粉末,相比于国外研发的钛合金粉末,生产出的零件不容易产生裂纹。

黄卫东现仍在大学做研究,在他看来,金属3D打印领域接下来可能还会爆发式增长,“这个新技术刚开头,以后能做的还很多,一是发掘哪些可以做,二是技术本身还要发展。有些原则上能做的,但技术上还不成熟,我们还要加强。”

而这其中的一个问题也让黄卫东担心,“爆发式发展的话,最大问题是人才,人才肯定不够。”这种情况下,大家一哄而上,泡沫难免,“比如什么都没有,买了设备能弄起来吗?技术团队在哪里?市场在哪里?”

贾鑫也认为,热潮之下,关于金属3D打印的认识出现偏差,“大家过度认为它好,可以解决任何问题,可以替代任何工艺,这个论调很危险,不实事求是。没有一项技术是万能的,不是所有的零件都适合3D打印,不是所有的材料都能3D打印,必须认识到这个。”

当然,或可能出现的泡沫依然难以掩盖当下市场对金属3D打印的强烈诉求。黄卫东的讲课邀约同期已有七八个。赵晓明着急于“有些设备,供应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订单排到了一个多月后,很多客户要的很急”。

在西安高新技术开发区的科研基地,铂力特6万平方米的智能化科研生产基地预计在2015年建成。铂力特未来三年的销售目标是在前一年基础上连年增加一半。薛蕾表示这些目标是“基本可控的,十拿九稳的。”但黄卫东透露,他的目标比这个要高。

铂力特若要贷款已不难,但黄卫东依然面临和其他企业一样的难题:人才缺乏。现在铂力特的骨干以他的学生为主,要招到合适的新人并不容易,而就算现在就培养研究生,“出师”可能也得几年后。

黄卫东说,对于未来的铂力特,需要始终站在技术的前端,才能体现自身定位。铂力特已在布置路径。目前其有两个研发机构,一个是黄卫东所在的凝固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这里的老师和学生专注金属3D打印技术的基础研究,另一个是铂力特自身的研究机构,偏重市场应用的技术开发。

薛蕾说,铂力特是技术立足的企业,目前的技术优势还能维持两三年,但压力仍在,目前公司有120多人,研发人员占25%左右,这一数据到2016年将变为40%。

信息来源:经济观察报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nanjixiong2018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